那天,我寧可你打槍我

之後的過程

在這一段關係結束後,再刪除

還要再繼續下一段嗎?

我沒有耐心再這樣了

一個人留下走過的足跡,一個人拍下只有自己看見的風景

親愛的

我沒有資格再去評論

越是想要挑剔,越是讓自己難堪

默默的擦拭兩道淚痕

這樣的苦澀誰在乎?

看在你眼裡又是怎麼樣?

我無措自己失序的思緒

親愛的

告訴我

我能在你身上看見什麼?

有時我會後悔你當時怎沒拒絕我

是我無法承受一次次的難過?還是現實?

其實

沒有資格啊...

roodo85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