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霜的月

冷冽的夜

漫步在操場

仰天長嘆一口氣

有好多好多種...無奈

散漫的無奈

惆悵的無奈

煩擾的無奈

愚鈍的無奈

連小事都無奈

為何呢?

這個月變得漫長

但似乎轉眼間就過

一日如隔三秋

每天都是矛盾

一個小時恍如光速

不夠用

竟然不夠用

每天期待 卻百般無奈

日子已經乏味

懵懵的

我還需要什麼,我需要什麼補充

或許...這也是好的

讓駑鈍的自己醒一醒

這月

打擊被稱為同學的一球

一支安打

左外野接球

傳到三壘

驚險盜壘

裁判喊出一句safe

我勉強一笑

能夠完封四壘,獲得分數嗎?

只能保佑投手投出三壞

打擊者紅不讓

這樣...

應該可以喘口氣說...

safe

roodo85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